赛马会一尾中特香港|2019精准一尾中特
搜 索

當前位置: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山西省委員會>> 藝術天地>> 文史天地>>
發布日期:    來源:    編輯:    瀏覽次數:

曾國藩與李鴻章,都是中國近代史上叱咤風云的人物,都是晚清重臣、封疆大吏。二人的關系,經歷過復雜的演變過程,由師生、到上下級再到同級,關系的變化,自然會在交往過程中引起微妙的變化,既要踐行師生之倫,又要維護官場邏輯,處理起來,不是一件簡單的事。但縱觀兩人的交往經歷,雖然也產生過矛盾,但都處理得十分融洽,更多的是相互支持、相互配合。

 

曾國藩與李鴻章的父親李文安有“同年”之誼,都是戊戌年(1838年)進士,因著這一層關系,李鴻章早年與哥哥一同拜在曾國藩門下學習,二人的師生關系,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。對于曾國藩這個老師,李鴻章是十分敬慕的,他曾在給母親的信中,說自己“以詩文受知于曾夫子,因師事之,而朝夕過從,求義理經世之學”;對于李鴻章這個學生,曾國藩也極其賞識,曾對別人表示過李鴻章“其才可大用”。李鴻章是個志向遠大且心高氣傲之人,不想久居人下,而是想自己獨立開創一番事業,所以,出道之后,他并沒有投靠曾國藩,而是在太平軍興起之際,回到老家安徽幫辦團練,想以此為契機發展自己,哪知事與愿違,他和太平軍打仗,幾乎每仗必敗,幾年下來,竟然幾無立足之地,在落魄潦倒之際,他才打算投靠曾國藩,便來到曾國藩大營求見曾國藩。自己的得意門生來投,應該是一件很高興的事,更何況曾國藩一向很賞識李鴻章,然而,令人不解的是,曾國藩卻給李鴻章來了個閉門羹,以種種理由推托、不予接見,李鴻章無奈,只好請人說情,曾國藩對說情的人說:李鴻章才大志高,我這里只是小水溝,恐怕容不下他,他應該回京城就職啊!說情的人將此話傳給李鴻章,李鴻章深感慚愧,如果放在以前,他可能一氣之下抬腿走人了,此處不留人,自有留人處!但經過這幾年的失敗,李鴻章的傲氣已被消磨掉了,所以能夠理性地看待曾國藩對自己的奚落,繼續托人求見。見李鴻章態度如此堅決,曾國藩便在李鴻章到來的一個月之后接見了他。把李鴻章曬了一個多月,也真夠可以的了;受到如此冷落,李鴻章沒有一走了之,可見其人胸中有大格局。見面之后,二人相談甚洽,于是,李鴻章便于1859年成為曾國藩的幕僚,二人正式開始合作。曾國藩之所以如此冷落李鴻章,并不是他不想收留李鴻章,其實,他是一個愛才之人,對李鴻章又欣賞有加,巴不得將李鴻章納入帳下為自己效力。那他為什么又要冷落李鴻章呢?其實是緣于對李鴻章的愛護,因為他非常了解李鴻章,知道李鴻章雖然有才,但心高氣傲,所以要借此機會打壓一下李鴻章的傲氣,讓他的性格能變得沉靜些。他對李鴻章的冷落,純粹是一片苦心。

 

曾國藩對部下要求十分嚴格,自己的生活也極有規律,每天早早起床查營,并要求部下也都養成早起的習慣。但李鴻章這個人比較懶散,他不愿意起早,喜歡睡懶覺。曾國藩便想改變李鴻章的這一習慣,有一天早上,天已經亮了,但李鴻章仍然沒有起床,而是以頭疼為借口想要多睡一會兒,曾國藩便派人去叫他過來一起吃早飯,并告訴他:所有的幕僚都到齊了才開飯。李鴻章一聽,不敢再睡了,便連忙穿好衣服來到飯廳,他到時,別人都已經到齊了,大家都等著他呢,李鴻章心里很慚愧。在吃飯過程中,曾國藩一改往日的談笑風生,表情嚴肅地不發一言。飯畢,他對李鴻章說:“少荃,既入我幕,我有言相告,此處所尚,惟一‘誠’字而已。”說罷拂袖而去,弄得李鴻章尷尬不已。從此以后,李鴻章就不敢再睡懶覺了,慢慢地也養成了早起的習慣。多年以后,回憶起這一幕,李鴻章還感激地說:“在營中時,我老師總要等我輩大家同時吃飯;飯罷后,即圍坐談論,證經論史,娓娓不倦,都是于學問經濟有益實用的話。吃一頓飯,勝過上一回課。”作為老師,曾國藩潛移默化式的教育對李鴻章影響非常大,晚年的時候,李鴻章還曾感慨道:“我老師文正公那真是大人先生,現在這些大人先生簡直都是秕糠,我一掃而空之……別人都曉得我前半部的功業是老師提挈的,似乎講到洋務老師還不如我內行,不知我辦一輩子外交,沒有鬧出亂子,都是我老師一言指示之力。”李鴻章所說的曾國藩對他的“一言指示”是什么呢?李鴻章當年就任直隸總督即將參與外交事務時,曾就此向曾國藩請教,曾國藩沒有直接回答,反問他道:“你有什么主意呢?”李鴻章回答道:“門生也沒有打什么主意,我想與洋人交涉,不管什么,我只同他打痞子腔。”曾國藩聽罷,沉思良久,問道:“呵!痞子腔,痞子腔,我不懂如何打法,你試打與我聽聽。”李鴻章見曾國藩如此說,便知道他是不滿意自己的回答,便連忙說:“門生信口胡說,錯了,還求老師指教!”曾國藩便叮囑他一個字,就是“誠”字,讓他在與洋人交往時,謹記這個“誠”字,李鴻章將曾國藩的告誡牢記在心,以后一直遵照曾國藩的告誡行事。多年后,他回憶說:“我碰了這個釘子,受了這一番教訓,臉上著實下不去,然回心想想,我老師的話,實在有理,是顛撲不破的……后來辦理交涉,不論英俄德法,我只捧著這個錦囊,用一個誠字,同他相對,果然沒有差錯,且有很收大效的時候。古人謂一言可以終身行,真有此理,要不是我老師學問經濟,如何能一語破的呢?”

 

成為曾國藩的幕僚后,李鴻章盡心竭力輔佐曾國藩,為曾國藩出謀劃策,成為曾國藩的得力干將。曾國藩既是他的老師,又是他的領導,所以李鴻章對曾國藩非常尊敬。但李鴻章畢竟是一個有主見、有個性的人,因此,二人之間的沖突就不可避免了。在爭執過程中,年輕氣盛的李鴻章幾次產生想要離開的念頭,但最終還是留了下來;但在李元度事件中,二人爭執得非常激烈,李元度曾是曾國藩的幕僚,早年全力輔佐曾國藩,曾國藩兵敗欲自殺時,是李元度勸阻他的,因此,可說是有恩于曾國藩。但李元度這個人,經曾國藩保舉成為安徽寧池太廣道后,不聽曾國藩的命令,以致被太平軍殺得大敗;回到曾國藩身邊后,不久又擅自離去。曾國藩因此要彈劾他,以整軍紀。但此事遭到了以李鴻章為首的眾人的強烈反對,大家認為曾國藩此舉是忘恩負義,可曾國藩認為私情不能代替軍紀,所以堅持要彈劾。李鴻章便對曾國藩說:“果必彈劾,門生不敢擬稿。”你如果要彈劾他,我不能寫這個奏稿。曾國藩則說:“我自屬稿。”你不寫拉倒,我自己寫。李鴻章又進一步表示:“若此,則門生亦將告辭,不能留待矣。”如果你偏要這么做,那么學生就不在你這干了,我走人。但曾國藩并沒有因此而改變自己的態度,他說:“聽君之便。”愿走就走,隨你的便吧。兩個人都在氣頭上,說的也都是氣話,但因為誰都不肯退讓,所以事情便沒有回旋的余地了,李鴻章因此負氣出走江西。見李鴻章真的走了,曾國藩特別生氣,認為李鴻章不應該在自己困難之際離開自己,因此得出“此君難與共患難”的結論。由是觀之,曾國藩并非真的希望李鴻章離開自己,當時說的就是氣話,所以,李鴻章真的走了以后,他又特別傷心;而李鴻章經過此事,也對曾國藩有了很大看法,他對人說,自己此前以為曾國藩是豪杰人士,“今乃知非也”。李鴻章到江西后,本想干一番事業,哪知并不順利。這次的負氣出走,對兩個人的損失都很大,在曾國藩一方,失去了一個得力助手;在李鴻章一方,離開了曾國藩這棵大樹,他單槍匹馬很難施展自己的抱負。雙方因此都開始反思,都感覺自己當初太沖動了,曾國藩產生了把李鴻章重新召回來的念頭,李鴻章也有了重新回到曾國藩身邊的想法;但兩個人都很有個性,誰也不肯主動表示。既然雙方都有捐棄前嫌之意,那么只需要一個適合的機會,雙方就會言歸于好了。不久,這個機會來了,曾國藩進攻安慶取得勝利,李鴻章得知消息后,便有了主意,他趁機寫信給曾國藩,對他表示祝賀。雖然這封信中沒有提要回來的意思,但曾國藩是何等聰明?他馬上就看出這是李鴻章在試探自己呢,便就著這個臺階,回信邀請李鴻章回營,李鴻章收到信后,便興致勃勃地再度回到了曾國藩身邊。

 

不久之后,曾國藩派李鴻章組建淮軍、馳援上海,隨后又推薦他擔任江蘇巡撫,這是李鴻章一生獨立事業的開始。兩人雖然不在一起共事了,但在家國事務上卻仍然聯系緊密,因為江蘇巡撫是在兩江總督(曾國藩后來升任兩江總督)領導之下的,但在有些問題上,李鴻章并不完全聽命于曾國藩,還是據理力爭、堅持己見,1862年,無為等地吃緊,曾國藩扣留了淮軍的九個營增加防衛,但李鴻章卻堅持將這九個營移防上海,無奈之下,曾國藩只好同意,并寫信給李鴻章,希望他能夠諒解。從這件事上,可以看出曾國藩的過人之處,他雖然是李鴻章的上級,但并沒有固執己見,而是思慮再三,最終同意了下屬的請求;而且,還為此事寫信給下屬請求諒解,可見其心胸之大。在李鴻章遇到挫折時,曾國藩還出手相助,1863年,朝廷命李鴻章的淮軍前往南京增援曾國荃部,但李鴻章卻遲遲按兵不動,因此受到了朝廷的嚴責,曾國藩便替李鴻章辯解說:“李鴻章平日任事最勇,進兵最速,此次會攻金陵,稍涉遲滯,蓋絕無世俗避嫌之意,殆有讓功之心,而不欲居其名。”

 

1872312日,曾國藩病故,得知消息后,李鴻章悲痛萬分,他寫信給曾國藩的兩個兒子痛表哀悼,說:“鴻章從游幾三十年,嘗謂在諸門人中受知最早、最深,亦最親切。”他寫了這樣一副挽聯悼念曾國藩:“師事近三十年,薪盡火傳,筑室忝為門生長;威名震九萬里,內安外攘,曠世難逢天下才。”在挽聯中,依然對曾國藩以師相稱,足見對曾國藩的尊重之心。

 

作者:河北省巨鹿縣地稅局  唐寶民

版權所有: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山西省委員會
網站主辦:山西省政協辦公廳
技術支持:山西省政協信息中心

晉ICP備05004216號

赛马会一尾中特香港 百变qq下载破解版 pt电子游戏app下载 单双大小规律常见规律 牛牛抢庄棋牌赢的技巧 飞艇六码两期技巧怎么投 万人炸金花官方下载 广东十一选五软件哪个好 棒球大联盟 6码2期计划2700本金 手机app制作公司